珠海市怡信測量科技有限公司

?+86 756 7511234
Zhuhai Easson Measurement Technology Ltd.
News Information
新聞動態
您現在的位置:

機床工具行業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分析
來源: | 作者:admin | 發布時間: 2016-01-12 | 899 次瀏覽 | 分享到:
機床工具行業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分析

【編前】在12月23日召開的中國機床工具工業協會第七屆五次常務理事(擴大)會議上,協會常務副理事長兼秘書長陳惠仁向大會作了題為“機床工具行業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分析”的報告,綜合國家、行業的統計資料和海關進出口數據,闡述了近期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情況,對明年情況做了基本估計,并與在座的企業家們分享了自己對行業未來的幾點看法。報告全文如下。

綜合國家、行業的統計資料和海關進出口數據,從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情況、對明年情況的基本估計、企業關注和幾點看法三個部分介紹中國機床工具行業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分析情況。

一、市場變化和經濟運行情況

2015年是機床工具行業市場和經濟運行進入下行通道的第5個年頭,與前幾年相比,行業承受的下行壓力強度更大,范圍更廣,整體形勢比較嚴峻。

1、2015年行業景氣度指數

從2014年開始,協會嘗試采用景氣度指數分析方法(類似PMI指數)來具體評估我國機床工具制造業的景氣狀態,以期為行業企業的經營者判斷形勢,制訂經營決策提供必要的參考。為此我們面向行業企業經營者進行抽樣問卷調查,并采用指數分析的方法對調查結果進行統計處理,從而形成了機床工具行業景氣度指數。2015年底,我們又向行業200多家重點聯系企業發放調查問卷,共有81家行業企業返回了調查問卷。返回調查問卷的企業分布(樣本分布)如下:從分行業看,金切機床,金屬成形機床,功能部件和數控系統,工量具和鑄造機械企業數占比分別為52%,20%,13%,11%和4%;從企業所有制性質看,國有和集體控股,私人控股,其它,外資和港澳臺控股企業數占比分別為45%,31%,17%,7%。樣本企業分布具有相當的覆蓋面和代表性。

下面從不同角度分析2015年與去年同期的行業景氣度指數及對比情況。2015年行業整體景氣度指數僅為34.5%,遠低于50%的分界線,并且與2014年相比顯著降低8.8個百分點。

從分行業的景氣度情況看,2015年各分行業的景氣度指數均低于2014年。其中,金屬切削機床為36%,與2014年相比小幅下降3個百分點;金屬成形機床為33.3%,與2014年相比陡降30.4個百分點(降幅達47.7%);工量具為21.4%,與2014年相比陡降29.3個百分點(降幅達57.8%);功能部件和數控系統為31%,與2014年相比大幅下降15.8個百分點(降幅達33.8%)。景氣度指數下降幅度由大到小的排序分別是金屬成形機床(30.4個百分點),工量具(29.3個百分點),功能部件與數控系統(15.8個百分點)和金屬切削機床(3個百分點)。以上分行業指數和對比情況基本符合行業市場和經濟運行的實際趨勢。

從不同所有制性質企業景氣度情況看,2015年各類所有制性質企業的景氣度指數均低于2014年。其中,國有和集體控股企業為36.7%,與2014年相比顯著下降9.8個百分點;私人控股企業為34.5%,與2014年相比大幅下降22.4個百分點;外資和港澳臺控股企業為23.9%,與2014年相比陡降43.3個百分點;其它所有制性質企業為32.6%,與2014年基本持平。景氣度指數下降幅度由大到小的排序分別是外資和港澳臺控股企業(43.3個百分點),私人控股企業(22.4個百分點),國有和集體控股企業(9.8個百分點),以及其它所有制性質企業(0.1個百分點)。其中,外資和港澳臺控股企業的下降幅度值得特別關注。

 從企業經營基本要素角度看,2015年,除環境要素外,所有基本經營要素的景氣度指數均低于2014年。其中,訂單僅為17.8%,與2014年相比大幅下降21.6個百分點;經營為31.2%,與2014年相比小幅下降2.6個百分點;成本為47.4%,與2014年相比小幅上升2.8個百分點(唯一呈現回升的指數);環境為57.8%(唯一呈現擴張的指數),與2014年相比下降4.5個百分點。由上述子指數不難看出,訂單不足是影響行業運行最為突出的矛盾,并且訂單指數的具體數值(17.8%)反映訂單景氣度已經呈現極度收縮的狀態。

對2016年預期指數為38.2%,與2014年相比顯著下降了9.4個百分點,反映了行業企業對明年的情況普遍持不樂觀的估計。

2、市場變化和基本特征

自全球金融危機以來,國內機床工具消費市場和行業經濟運行經歷了大起大落,堪稱跌宕起伏的過程。下面我們選擇三個典型分行業從兩個不同角度簡要回顧一下這一過程。

首先,是金屬加工機床消費市場的變化過程。這一過程分為兩個大的階段,即2010、2011兩年的迅猛增長階段,以及從2012年開始的增長停滯和持續下降階段。其中,停滯和下降階段還明顯形成3個臺階(2011-2012,2013-2014,2015至今)。這和我們的市場感受是基本一致的。

其次,是金屬切削機床消費市場的變化過程。金切機床分行業是機床工具行業中經濟規模最大、地位最顯著的產業領域。從變化趨勢上看,金切機床消費市場變化過程與金加機床整體是基本一致的,只不過其變化幅度更大一些。

接著,是金屬成形機床消費市場的變化過程。從變化趨勢上看,金屬成形機床消費呈現出與金加機床和金切機床明顯不同的走勢。大致表現為三個不同階段,即2010、2011兩年的迅猛增長階段,2012-2014年的平穩增長階段和2015年的明顯下降階段。這一市場變化走勢解釋了金屬切削機床和金屬成形機床兩大主機門類近年來呈現的運行結構分化現象,也反映了2015年金屬成形機床景氣度指數較2014年陡降30.4個百分點的背景情況。

最后,是工量具消費市場的變化過程。從變化趨勢上看,工量具消費市場的變化走勢與機床相比又呈現出不同的特點,其走勢大致呈現三個階段,即2010、2011兩年的高速增長階段,2012-2014年基本平穩階段和2015年的明顯下降階段。這一變化走勢也印證了2015年工量具景氣度指數較2014年陡降29.3個百分點的背景原因。

另外,從機床工具商品進口情況看,也能反映近年來中國機床工具消費市場的變化情況。

從近年來中國市場金屬加工機床(包括金屬切削機床和金屬成形機床)進口增速變化情況看,金切機床與機床整體的變化走勢是一致的,而金屬成形機床的進口走勢則有所不同??傮w看,機床進口增速反映的情況和之前分析的機床消費市場走勢是基本一致的。

從近幾年工量具進口增速變化情況看,盡管切削刀具和量具量儀的變化趨勢有所不同,但也和工量具消費市場的變化趨勢大體一致。

近年來,中國機床工具市場消費總量不斷減少,這是事實,而且十分明顯。但這只是市場需求變化的一個方面,如果僅僅看到這個方面,肯定是不全面和不客觀的。在2012年底的年會上,協會曾經將這一輪市場變化的基本特征概括為兩個方面,即:“需求總量明顯減少,需求結構加速升級”。幾年來的市場變化情況完全驗證了這一概括,并且總量的減少幅度和結構升級的速度都超出了我們的預期。

總體講,市場變化的本質特征是結構性的。以市場變化最為明顯的金切機床為例,其量的減少也是結構性的。如果和市場需求最高峰的2011年相比,目前普通機床的產銷量已經下降至3成甚至2成。同樣,如果與市場需求最高峰的2010年相比,目前重大型機床的產銷量也已經下降至3成甚至2成。與此同時,用于智能手機殼體加工的小型立式加工中心則呈短期爆發性增長之勢。

具體講,我們可以把市場需求結構升級的主要方向概括為三個方面,即自動化成套,客戶化訂制和普遍的換檔升級。關于上述結構升級的主要方向,大家在市場中都有切身的感受,這里就不需要展開說明了。但是值得特別指出的是,上述需求結構升級方向恰好與我國機床制造業的長期固有優勢完全相反。我們最突出的優勢或者說最拿手的看家本領就是以大批量的方式制造中低端的標準通用型單機產品,而我們最不擅長的短板恰恰就是按客戶的特定要求提供一攬子解決方案。因此隨著需求結構升級的不斷加速,供需錯配的矛盾就日益突出。

從某用戶領域近年進口加工中心的構成變化情況也能佐證中國機床市場需求結構加速升級的事實。值得我們注意的是,該用戶領域進口加工中心中4軸以下商品所占的比例從2011年的51%下降到2014年的22.2%。短短3年時間,該數據竟然下降近30%!這其中當然有國產加工中心替代能力不斷提高的因素,但不可否認的是該領域的機床需求結構在快速換檔升級。

3、2015年行業經濟運行情況

2015年無疑是全行業承受更大下行壓力的一年。與前幾年的整體下行相比,2015年的行業經濟運行還呈現如下新特征,即,下降幅度再度擴大、下行領域全面擴展、內外貿雙下降和全行業利潤狀況持續惡化。

首先,從行業產銷規???,2014年行業經濟運行下降幅度大幅收窄。其中,金屬加工機床同比下降1.1%,降幅顯著收窄8.7個百分點;工量具則同比持平。而2015年的情況則不同,預計金屬加工機床全年同比下降8.6%,降幅顯著擴大7.5個百分點;預計工量具全年同比下降4.8%,為6年來首次負增長(2009年增速為-22.8%)。

其次,從下行波及范圍看,2015年行業經濟下行幾乎波及全部分行業(僅磨料磨具除外)。除了下行最早、下行幅度最大的金屬切削機床分行業外,2015年金屬成形機床,工量具也開始進入下降范圍,功能部件和數控系統等分行業的下降幅度均顯著擴大。

第三,從市場目標看,過去幾年的行業下行主要表現在國內市場,但出口市場還一直保持增長態勢,但是這種情況在2015年發生了變化。2015年1-10月,除數控系統分行業外,全行業其它7個分行業的出口全部為負增長。預計2015年金屬加工機床全年出口同比下降8.8%,為6年來的首次負增長(2009年增速為-33%);工量具全年出口同比下降7.1%,同樣為6年來的首次負增長(2009年增速為-14.2%)。

最后,從行業利潤水平看,由于連續幾年的經濟下行,相當部分行業企業的經營狀況已經趨于惡化。2015年1-10月,行業全部8個分行業的利潤總額均為負增長,且降幅很大。其中,金屬切削機床分行業利潤總額同比下降154.9%!機床附件、工量具和數控裝置分行業的利潤總額也分別同比大幅下降91%、45.4%和35.7%。兩年來,全行業虧損面一直沒有低于40%,個別月份甚至達到50%!

順便指出,在影響2015年行業經濟運行的諸多因素中,國內汽車和智能手機的產出變化對行業的經濟下行產生了顯著的影響。

總體看,2015年是行業發展進程中非常艱苦的一年。

二、對明年情況的基本估計

綜合分析各方面的情況,尤其是中央政治局會議(12月14日)和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12月18-21日)確定的2016年經濟工作指導方針和政策思路,結合機床工具制造業的自身特點,我們對2016年行業發展預期的基本估計可以概括為兩句話,即,“向好前景可期,轉型壓力加大”?,F簡要分析如下:

1、 向好前景可期

大家知道,多年以來中國經濟宏觀調控的中心環節就是把握穩增長和調結構的大致平衡。我們注意到,去年底以來,盡管調結構的改革措施仍在不斷推出,但是隨著經濟下行壓力的不斷加大,尤其是實體經濟的持續下滑,穩增長日益上升為宏觀調控的重心。事實上,從去年11月下旬開始,中國經濟已經進入了新一輪的穩增長周期,其標志就是在間隔兩年以上時間之后,再次動用主要貨幣政策工具,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內(2014年11月22日至2015年10月24日),高密度地連續實施了6次降息和5次降準,從貨幣價格(降息)和貨幣總量(降準)兩個方面增加流動性,政策力度不可謂不強。我們注意到,這一輪高強度的貨幣政策實施,目的是十分明確的,就是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但是現在回過頭來看,應該說政策效果是有限的,至少其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效果明顯弱于2012年那一輪貨幣政策實施。值得注意的是,至2015年11月,工業增加值增速已經下滑至6.1%,低于第三季度GDP增速(6.9%)。這是多年來不曾出現過的情況!

非但如此,在經濟下行壓力持續加大的同時,經濟結構性矛盾更加突出,經濟運行的風險隱患也在明顯上升。具體表現為金融市場虛火上升,而實體經濟則無精打采。同時,金融領域的泡沫風險和實體經濟的失穩風險都在明顯上升。

現在的實際情況是,由于制造業普遍的產能過剩和房地產庫存高企,直接導致投資需求嚴重不足,而投資的持續低迷又必然導致經濟下行壓力的進一步加大,從而使得產能過剩的矛盾更顯突出。這似乎形成了一個環環相扣,相互制約的循環怪圈。在圈外增加的貨幣流動性無法進入這個循環怪圈發揮積極作用,只能在圈外形成無效循環,并同時增加金融市場的泡沫風險。

由此不難得出結論,在普遍產能過剩的背景下,主要著眼于擴大需求的財政和貨幣政策效果已經非常有限,在這種情況下,進一步刺激需求可能使問題變得更糟。因此,需要重新認識現階段中國經濟的主要矛盾,適度調整政策思路。

11月10日,中央財經領導小組會議強調:“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著力加強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著力提高供給質量和效率”。12月14日,中央政治局會議指出:“著力加強結構性改革,在適度擴大總需求的同時,提高供給體系質量和效率”。剛剛閉幕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進一步強調:“要更加注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出,是適應經濟發展新常態的重大創新,引起國內外的廣泛關注和積極反響,因為這標志著決策層對中國經濟主要矛盾的認識進一步深化,對中國經濟的總體把握更加科學和準確,同時也標志著中國經濟宏觀調控思路的重大調整。

政治局會議和剛剛結束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還做出抓住關鍵點,打好殲滅戰的具體部署,2016年要集中力量完成5大任務,即去產能、去庫存、去杠桿、降成本和補短板。這些任務都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具體抓手,且與機床工具行業關系密切。

按照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思路,前述的循環怪圈就能夠得到破解,辦法就是從圈內的產能過剩環節入手加以解決。盡管解決過程肯定是困難和具有一定風險的,但這是解決問題的根本之道。如果能夠克服短期陣痛真正破解前述循環怪圈,中國經濟的增長新動力就會得到恢復,這就是“向好前景可期”估計形成的主要依據。

2、 轉型壓力加大

綜合各方面的信息,我們已經可以看得比較清楚,2016年不但是行業轉型調整的關鍵之年,同時還將是全行業面臨更大下行壓力的一年,至少有兩方面因素支持這一估計,一是全國經濟運行的實際走勢,二是明年宏觀調控的政策取向。

機床工具制造業的顯著特征之一就是和固定資產投資關系十分密切。近年來,我國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速度呈現連續下滑走勢,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速度從2010年開始不斷下滑;其中,房地產投資增長速度從2011年開始不斷下滑;而相對滯后的制造業投資增長速度則從2012年開始呈持續下滑走勢(與機床工具行業市場和運行下滑完全同步)。至2015年10月末,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增長速度已經下滑至10.2%,其中制造業投資增長速度下滑至8.3%,房地產投資增長速度更是下滑至2%的超低水平。如此低水平的投資增長速度正是機床工具行業市場低迷的最直接原因。

穩增長必須穩投資,當務之急是扼制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持續下滑的勢頭,而要達此目標,僅靠政府主導的基礎設施投資來唱獨角戲肯定是不夠的,必須有效扼制制造業和房地產投資增速快速下滑勢頭,并使其重獲增長動力。要做到這一點,就必須正視制造業產能過剩和房地產庫存高企的嚴重性,這是繞不過去的歷史關口。按照中央政治局會議和中央經濟工作會議的布署,化解制造業產能過剩和消化房地產庫存將作為2016年經濟工作的兩個突出關鍵點,要集中力量加以突破。但是我們不能指望這些工作一蹴而就,更不能指望當年見效,因此我們估計明年固定資產投資增速還將維持下滑走勢,至少明年上半年將是這樣,這也必將為機床工具消費市場施加進一步的下行壓力。

我們必須注意到,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任務的提出,標志著決策層經濟工作思路和工作重心的重大調整。這必將帶來政策和操作層面的許多變化。毫無疑問,上述調整和變化對我們行業和整個實體經濟而言都意味著新的環境改變,即,相對減弱的需求側刺激強度,更為堅決和力度更大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上述環境改變一方面會為行業發展帶來長期利好,另一方面也不可避免地會帶來一定程度的短期陣痛。受此影響,經濟增長仍存在著進一步放緩的可能性。因此我們必須做好承受更大下行壓力的思想和行動準備。

我們還必須看到,2016年市場也可能出現一些新的亮點。比如,走出去和一帶一路戰略的實施,中西部鐵路建設等基礎設施建設工程,會首先帶動高鐵、電力(包括核電)裝備的市場復蘇;再比如,受10月份需求端政策拉動(小排量汽車購置稅減半),今年10月份汽車產銷量明顯回升,11月份產銷量創歷史新高,其中新能源汽車快速增長;還有國務院12月2日提出的2020年前對燃煤機組全面實施超低排放和節能改造等,所有這些更加精準的產業政策必然帶動相應領域的市場需求增長。

三、企業關注和幾點看法

1、企業家的主要關注點

協會根據景氣度調查問卷反饋的情況,對企業面臨的突出問題、應對措施和政策建議做了一些統計分析。盡管這些情況和分析不可避免地受到問卷樣本結構和問卷內容設計的限制,但也在相當程度上反映了行業企業家群體在當前行業景氣度持續下降背景下的主要關注點,現予以介紹,供大家參考。

問卷反映和統計分析顯示,當前情況下企業反映的突出問題共280條,其中主要問題有兩類共7個(占比達到87.9%)。一類是企業外部問題共4個:包括市場需求不足、國外同類產品競爭、用戶違約或支付能力下降和市場秩序混亂、不正當競爭嚴重;第二類是企業內部問題共3個:包括資金鏈緊張、內部成本過高和人才缺失。上述問題中占比超過60%的最突出問題依次是:市場需求不足(25.7%)、資金鏈緊張(15%)、內部成本過高(12.5%)和國外同類產品競爭(10.7%)。據此分析,當前情況下企業家群體的主要精力投入在訂單和資金上。

問卷反映和統計分析還顯示,當前情況下企業采取的應對措施共384條,其中主要措施有3類共10項(占比達到90.9%):首先是增收節支,包括控制成本、加強管理、減員增效和消化庫存;其次是擴大市場份額,包括細分市場開發、加大市場開發投入和加強出口業務;第三是企業競爭力提升,包括人才隊伍、研發投入和質量控制。上述措施中占比超過60%的最主要措施依次是控制成本(17.2%)、加強細分市場(13.5%)、加強管理(13%)、加強質量(10.4%)和加大研發投入(8.1%)。反映出企業家群體的主要精力投向是資金、訂單和競爭力提升。

問卷反映和統計分析還顯示,當前情況下企業向政府提出的政策建議51項,其中主要政策建議有3類共5項(占比達到82.4%):首先是政策扶持,包括國家財政補貼和政府采購傾斜;其次是降低企業成本,包括稅收和融資政策;最后是營造公平競爭環境。

2、幾點看法

前已述及,主要由于問卷內容結構設計的限制,前述的行業企業家主要關注點反映的僅限于對當期企業經營的關注,并不能全面反映行業企業家群體對企業長遠發展的戰略思考。關于后者,我們有如下看法與大家一起討論。

1)  需要做長期轉型調整的準備

中央經濟工作會議提出:“戰略上堅持持久戰,戰術上打好殲滅戰”。這是我們做好行業轉型調整的根本指導方針。實踐已經證明,無論是中國經濟的結構調整,還是中國機床工具制造業的轉型升級都是歷史上前所未有的偉大事業,所以絕不是通過短期努力就能一蹴而就的,必須付出長期艱苦的努力才能逐步實現。調整轉型不僅需要克服長期形成的思維和行為慣性,還要戰勝利益格局調整產生的強大阻力,同時我們還要不斷探索許多我們所不熟悉的新東西。

《中國制造2025》與以往很多綱領和規劃的最大不同是什么?我認為最大的不同就是理性精神的回歸!《中國制造2025》對我們存在的差距做出了科學理性的分析和判斷,因此,對制造強國戰略的長期性和艱巨性有了充分的認識,由此才制訂出“三步走”的戰略規劃。

要實現制造強國目標,需要科學的精神,老實的態度,要打牢基礎,靠不斷積累,積跬步以至千里。需要克服浮躁和焦慮,不發熱,不跟風,真正靜下心來做事。

彎道超車固然好,一招顛覆更加令人神往,但那畢竟是極小概率事件。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僅看到超車和顛覆那一刻的精彩和刺激,而無視人家長期臥薪嘗膽,默默無聞的積累與儲備。

現在的情況已經很清楚,我們必須做好長期調整轉型的準備。因為只有這樣,我們的戰略和行動才能做到理性和科學,從而效果才能是扎實有效的。否則,什么“智能制造”,什么“制造強國”,都只能是空中樓閣。

2)  收縮戰線,加強縱深應該是我們的基本戰略選擇

現在看,“需求總量明顯減少,需求結構加速升級”絕不是短期的市場特征。在這樣的市場背景下,橫向收縮戰線,縱向加強縱深應該是我們正確的戰略選擇。本來我們的力量就不足,且對新的市場環境“水土不服”,現階段我們是明顯的弱者,這種情況下,應該采取的策略是集中優勢兵力,集中殲滅“敵人”,毛主席早就為我們做出了榜樣。反之,如果在當前情況下,還在盲目四面出擊,只能由于兵力分散最終導致失敗。做戰略,必然包括進退和取舍的選擇,否則,不可能是好的戰略。

3)  需要做一些根本性的結構調整

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提出,對機床工具制造業同樣具有極強的針對性。因為在我們這里,“供需錯配”的矛盾十分突出,亟需行業自身不斷深化結構調整。

前面分析過,中國市場需求結構升級的主要方向包括三個方面。即,自動化成套,客戶化訂制和普遍的換檔升級?,F在看,這些方向不是短期的,因為這些方向是用戶領域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的必然要求。而上述升級方向所對應的要求恰恰是我們大部分企業最薄弱的短板,我們的看家本領更多地表現為用大批量的方式制造中低端的通用型標配單機產品,相應地,企業內部都有一整套長期形成的與這樣的看家本領相配套的資源配置結構體系(組織、人力、運作機制、分配原則等),企業在市場上表現的不適應,本質上是企業內部資源配置結構體系的不適應。因此需要根據市場的變化特點,下決心對企業內部結構體系進行根本性的重構,才能逐步解決供需錯配的問題。反之,如果不觸動企業內部過時的結構體系,僅僅在工作力度上下功夫肯定是不夠的,會永遠感覺力不從心。

4)  已經到了從戰略層面規劃出口市場的時候了

3年前,我曾經對產業出口情況做過分析,記得當時我得出的判斷是三個字,即“小、低、散”?!靶 笔侵敢幠P?,這里更多地是指相對于內銷的規模小,記得當年全行業出口量僅占總產出的一成左右(近幾年已經有很大進步了);“低”是指結構水平低,這與進口形成鮮明的對照。在進口總量中,60%以上是機床主機,其次是功能部件和數控系統。而在出口總量中,主機僅占三分之一左右的份額,且產品結構水平較低,約50%以上的出口是磨料磨具和工量具,其中磨料和低端量儀和刃具又占據很大份額;“散”是指市場目標分散,集中度較低。我們經常聽到某些企業宣傳其產品遠銷世界幾十個國家和地區,但實際上出口量并沒有多少。機床工具產業出口還存在一個突出的問題,那就是相當部分的企業還處于游擊戰的水平,即處于“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的戰術狀態。因此,我的研究結論是,我們行業的出口市場還有很大的成長空間需要去深入開發。

我要說的是,現在已經到了對行業的出口市場進行戰略層面規劃和建設的時候了。主要原因有兩點,一是中國的開放已經開始由“引進來”為主的階段向以“走出去”為主的階段轉變,而且勢頭很猛(一帶一路、國際產能合作、亞投行等);二是新一輪的制造業轉移正在進行中,所不同的是這一輪轉移是由中國轉移到其他發展中國家,這個勢頭也十分明顯。在這種大背景下,出口市場的地位就顯得尤為重要,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因此,我們需要在戰略層面上對出口市場進行規劃和建設,并且這是一項十分緊迫的任務。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電話:+86 756 7511234
傳真:+86 756 7511215
郵箱:zh@easson-meas.com
地址:廣東珠海市三灶鎮安基西路937號